家的谎言――剧本

《家的谎言》——2016江苏卫视元宵晚会表演:崔志佳 潘斌龙 卜钰
崔志佳:小张,昨天下午说好的,今天下午一点半,准时到我爸家看我爸,现在几点了?一点三十五,足足浪费了五分钟,五分钟我能干多少事?
卜钰:不是老板,你跑得也太快了,你说你,不仅事业有成,身体还这么好。
崔志佳:行了行了,别拍我马屁,昨天我让你给我爸买的海参你买了吗?
卜钰:你放心吧,我都订好了,待会儿去取。老板啊。
崔志佳:这样,一会儿给我爸送海参的时候千万不要说海参有多贵,一定要说得便宜一点。
卜钰:为啥啊?
崔志佳:现在的老人都有一个习惯,你要给他买东西,你说它特别贵,他会数落你。说你败家,不会过日子,而且这个东西吧,他也不会用,你倒是说便宜了呢,他不会数落你,而且这个东西还用得特别开心。
卜钰:哎呀老板,要说你事业有成,你还细心呐,你这心。
崔志佳:行了行了,别拍我马屁,抓紧去拿海参,记得啊,送海参的时候一定要说海参特别便宜啊。
卜钰:行,记住了。放心吧老板。崔志佳:抓紧。上楼看我爸一眼。
潘斌龙:哎呀,你说我这儿子,一天到头我也见不着他一面,今天突然打电话就回来了就要。这兴奋我得呀,赶紧做菜我都不知道该做啥了这玩意儿。
崔志佳:喂,什么?没有我这个会不能开?两千万的合同,我不在不能签,行,好,你跟他们说我马上回去开会好吧,马上。这时间。
潘斌龙:我儿子。
崔志佳:爸。
潘斌龙:儿子。
潘斌龙:儿子。
崔志佳:爸。
潘斌龙:哎呀,我天啊。一年没见了。
崔志佳:想死我了。想死我了。
潘斌龙:这家伙帅了。
崔志佳:爸,给你买的东西你拿着。
潘斌龙:好好好,行行行。这家伙这儿子。
崔志佳:爸,是这样,我今天下午呢有个重要的会要开,看您一眼呢我就走。
潘斌龙:好好好,行行行行。
崔志佳:好,爸,我走了啊。
潘斌龙:你就看一眼呢你啊?
崔志佳:啊,就看一眼啊。
潘斌龙:到家门口了你进来待会儿啊。
崔志佳:爸,下午这个会特别重要,两千万的合同。
潘斌龙:不是,你到家门口了你进来,你一年没见着了,爸想你,你唠会儿嗑。
崔志佳:这个会特别重要对我来讲。
潘斌龙:你就唠一会儿,十分钟也行。你进来待会儿行不行?
崔志佳:行吧,行吧。爸爸,但是我提前说好啊,就十分钟。
潘斌龙:行,十分钟。
崔志佳:多一分钟我不待啊。
潘斌龙:赶紧赶紧,十分钟,快点快点。哎呀妈呀,十分钟。我看看啊,我你弄点啥吃的呢。
崔志佳:爸,不吃了,说点重要的事吧。潘斌龙:不吃了?说点事啊。你这干啥啊?
崔志佳:计时,说话呀。
崔志佳:计时,说话呀。
潘斌龙:说啥呀你这计时。
崔志佳:说重要的事。
潘斌龙:重要的事是吧?那天呢你二姨上咱家来嗑瓜子来了,然后我就,等等等等等等。
崔志佳:爸,说重要的事。
潘斌龙:重要的事。那天你二爷他老姑娘啊脚崴了。然后呢,好好好,重要的事。这个事重要,然后你二叔他儿子呢,考上大学了。
崔志佳:爸,爸。
潘斌龙:等等等等。
崔志佳:这样啊,你要没有重要的事呢,改天再说,改天给我助理打电话,预约我时间,咱们再聊重要的事好吧。我确实有个重要的会要开,先走了,爸。
潘斌龙:你走吧,走吧,你出了这门就再也别回来了。什么玩意儿你?我还是你儿子吗?不是,你还是我儿子吗你?我跟你见面还跟你助理约,你什么玩意儿你这是?我跟你说也就你妈走得早呀,你知道吗?没赶上现在咱国家的好政策,你妈现在要活着的话,我高低要个二胎我。
崔志佳:爸,拉倒吧。七十了要什么二胎,要二胎。
潘斌龙:你管着吗你?我乐意。这家伙把你忙的呀。儿子来,咱俩唠会儿啊,来。崔志佳:爸,你拿我照片干啥呀。
潘斌龙:啥,照片干啥呀?我这成天你也不在家,我不得找个人唠会儿嗑啊。来,儿子啊,没事啊,不管啊,不管他,咱俩喝点啊。崔志佳:你这。
潘斌龙:好嘞。我跟你说呀,老伴啊,也就你走得早啊,你知道吗?我说你这
一走啊,我一年到头也见不着你妈一面,你这儿子呢?一天到头我就能见你一面,你说你跟你妈就差一面啊。
崔志佳:爸,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吓人呢?你怎么说呢?一年见我一面,我一年不也就见你一面吗?
潘斌龙:咋的,还怨我了呗。
崔志佳:哎呀,行了,爸,我知道你想我,但我平时工作不是太忙嘛,你这样,你要是想我就给我打电话,现在电话能视频通话,你在电话就能看见我。
潘斌龙:那破电话上哪儿能看见你去?
崔志佳:什么破电话?我上个月给你买的iPhone6 plus嘛?
潘斌龙:买的啥plus?
崔志佳:来来,我教你,你肯定不会用,你这样。
潘斌龙:能行吗?
崔志佳:你把它先滑开,滑开之后。
潘斌龙:这破电话你滑啥。
崔志佳:爸,我买的不是iPhone6 plus吗?怎么换成小手机了?
潘斌龙:对,有正事了。你坐,你坐,快快。计时,计时,快点。有正事了啊。你那个什么6,什么玩意儿多少钱买的?
崔志佳:手机。能多少钱?
潘斌龙:是不是不贵?
崔志佳:不贵。
潘斌龙:不贵是多少钱呢?
崔志佳:这plus三百。
潘斌龙:我五百卖的。
崔志佳:iPhone6 plus五百卖了?
潘斌龙:挣两百呢。我跟你说我就琢磨呀,我跟你说我儿子,经营那么大一企业,你说这聪明的智慧继承谁呢?继承我呀,掉屁股挣两百这玩意儿。
崔志佳:爸,这样,手机没了呀,我再给你买一个,到时候咱就能视频通话。行吧,我这还有重要的会要开。我先走了,到时候家里卖啥东西,一定要提前跟我说一声啊。行,我先走了。
潘斌龙:那啥,我提前跟你说一声呗。
崔志佳:说啥呀?
潘斌龙:卖东西。
崔志佳:你又卖啥了?
潘斌龙:那个理疗仪嘛。
崔志佳:上个月刚买的,德国进口理疗仪,卖了?
潘斌龙:咋的,贵呀?
崔志佳:这,这,也不是很贵。
潘斌龙:多少钱呢?
崔志佳:四百。
潘斌龙:那行,爸六百卖的。
崔志佳:唉哟我。
潘斌龙:又挣二百。哎呀我跟你说,这理疗仪啊,卖给楼上你李姨了,那天呀,楼上你李姨上咱家来吃梨,一下看见这个理疗仪了,就觉得这个理疗仪特别适合你李姨,然后我也觉得这个理疗仪特别适合你李姨。我就把这个,妈呀儿子,你咋的了儿子?崔志佳:血压有点高。
潘斌龙:哎哟,你别吃肥肉了,你血压高,你坐这儿,坐这儿。
崔志佳:我坐会儿。
潘斌龙:哎,哎,别坐那,给人家坐坏了。
崔志佳:什么给人家坐坏了。我给你买的按摩椅,我还不能坐了?
潘斌龙:之前是你给我买的按摩椅,但是现在是我卖给别人的按摩椅。
崔志佳:爸,我托朋友从美国带回来的真皮按摩椅你给卖了?
崔志佳:爸,我托朋友从美国带回来的真皮按摩椅你给卖了?
潘斌龙:对,一会儿就来取来。崔志佳:爸,这东西老贵了。
潘斌龙:对呀,我卖得也老贵了。
崔志佳:卖多少钱呐?
潘斌龙:你不一千一买的吗?我一千三卖的。
崔志佳:爸,进口按摩椅一万一买的。一千三你卖了?
潘斌龙:啥玩意儿?一万一?
崔志佳:我是说万一人家用不着你卖给他干吗?
潘斌龙:那不能,我卖的是隔壁你安阿姨,你安阿姨那天呀,上咱们来吃梨,一眼看见这个按摩椅,就觉得这按摩椅特别适合你安阿姨。
崔志佳:爸爸爸爸爸爸。
潘斌龙:我觉得这个按摩椅,怎么的呢?崔志佳:行了行了,东西都卖了吧。到时候啊我慢慢再给你买。今天我有个重要的会要开,我得慢慢赚钱了,行吧,我先走了啊。对了,爸,以后这些阿姨啊能不联系就别联系了啊。
潘斌龙:我尽量。
崔志佳:我先走了。哎哟,我的妈。
潘斌龙:慢点啊。
崔志佳:谁呀?
卜钰:老板。
崔志佳:小张你来了。海参呢?行,你来得正是时候。爸,这是我助理小张。
卜钰:叔叔好。
崔志佳:这是我爸。这是给你买的五斤海参。记得每天吃,一天一根。
潘斌龙:你买这玩意儿干啥?这多贵呀这玩意儿。
崔志佳:这海参能贵哪儿去呀。
崔志佳:这海参能贵哪儿去呀。
潘斌龙:多少钱这玩意儿。
崔志佳:小张,你告诉我爸多少钱。便宜点。
卜钰:叔叔,不贵,五斤,三十五。
崔志佳:五斤,三十五。
潘斌龙:这家伙,便宜呀。五斤才。
崔志佳:聪明。
潘斌龙:这五斤我也吃不了,我这样,我自己留一斤,剩下四斤我卖给楼下你李叔,五十一斤卖给他,我又挣二百。
崔志佳:爸,澳洲深海海参,五十一斤卖给我李叔。
潘斌龙:咋的,贵呀?
崔志佳:爸,这是海,我,我。
潘斌龙:贵是不是?
崔志佳:我不跟你说,来来来,小张,你告诉我爸,这海参多少钱?
卜钰:那个,叔叔我刚才记错了。五斤海参,五斤二十五。崔志佳:五斤二十五买的,疯了,疯了,五斤二十五你上哪儿买去?你不明白啥意思吗啊?快跟我爸说海参多少钱。
卜钰:那个叔叔我记错了刚才,是这样,我一个朋友吧是卖海参的。崔志佳:朋友卖的。
卜钰:我在他那儿吧买了一斤虾皮。
崔志佳:一斤虾皮。
卜钰:赠了我五斤海参。
崔志佳:一斤虾皮赠了五斤海参。疯了,疯了。谁呀,缺心眼啊?
卜钰:你不是让我便宜说吗?
崔志佳:你不明白啥意思吗?你过来,你过来。我爸现在要把这个海参卖给我崔志佳:你不明白啥意思吗?你过来,你过来。我爸现在要把这个海参卖给我李叔,五十一斤卖,我不得赔死啊。现在想办法让我爸别把海参卖给我李叔。
卜钰:不是老板,我能有什么办法啊?
崔志佳:想啊。想不想升职?
卜钰:想。
崔志佳:想升职,想办法。
卜钰:叔叔啊,你是不是想把这海参五十一斤卖给李叔?
潘斌龙:对。
卜钰:这样,我八十收。
崔志佳:聪明。
卜钰:我真收。
崔志佳:这么多海参,你吃得了吗?
卜钰:我爱吃海参,吃不了我腌起来当咸菜吃。
潘斌龙:行,我同意。行,那咱成交了啊。行,四八三百二啊。
卜钰:叔叔,你看这个钱你点一下。
潘斌龙:行行行。
崔志佳:拿回去,海参,海参你拿着啊,你也拿着。这样,以后每天一天一根,给我爸送过来啊,好了吧。
潘斌龙:不是,你干什么玩意儿你。我成交的买卖,钱都到手了,你给我拽回去干什么玩意儿?
崔志佳:爸,你做什么买卖,做买卖呀。家里啥没有?哪个月不给你打钱呢?你要干啥呀?钱不够花啊?
潘斌龙:不够花呀。
崔志佳:你要多少是多呀?
潘斌龙:那你要多少是多呀?
崔志佳:什么我要多少是多呀?
潘斌龙:怎么的,你就这么告诉爸,你说你一天能挣多少钱吧?
崔志佳:爸,我一天能赚多少钱啊,我这么跟你说,我一天,爸,这么跟你形容啊,1,2,3,三百块钱进兜了。
卜钰:老板,你挺厉害呀。
崔志佳:转过去。
潘斌龙:哎呀,儿子你挺厉害,你等会儿啊,那个爸这儿呢,有两万块钱。
崔志佳:你干啥?
潘斌龙:这个吧,这是那个,你每月给我打的钱,我省下来的,然后还有我这个卖东西的利润,我寻思用这两万块钱呢,买你两天时间,你在家陪陪我。我知道这两万块钱可能买不了两天,但是我寻思我不是你爸吗?你多少不给得我打点折吗?是不是?打折也不够的话呢,没关系啊,爸给你写个欠条,我跟你说,就爸这经济头脑,我跟你说,老厉害了。肯定钱能给你还上。来啊,欠条,今日欠儿子括号,钱数你自己往里填啊,这个用作陪老爸两天时间啊,然后呢将来一定奉还。不还是小狗。然后儿子来,你把这个钱数填上,快点来,填上,你放心爸肯定能还上。你知道爸呀,想这招啊,想得憋坏了,你知道吧,成天在家就对着照片说话,我一劲儿问它,一劲儿问它,它也不回答我呀,你知道吗?然后我就寻思这怎么整呢?怎么让它回答我呢?然后我忽然就想到这招,想到这招给我兴奋得,好几天没睡着觉。我说这一旦要达成了,这两天我给你安排得紧紧的,我要把你最喜欢吃的,挨个给你做。你看这不都是你爱吃的吗?但是有一点,好多这些菜这些工序,我这一年到头都不做,我都忘了,你说我自己在家我跟谁做啊?
崔志佳:小张,一会儿你去公司,你跟公司说,你说下午的会我不去了,取消了。过几天再聊吧,走吧。还有,你告诉员工今天放假,好好回家多陪陪父母啊。
卜钰:老板,你不仅事业有成,还特别的孝顺。
崔志佳:别拍马屁了,抓紧回去吧。
卜钰:哎。
崔志佳:陪陪爹妈啊。来,爸。
潘斌龙:我给你倒上。
崔志佳:喝一杯。来,爸。
潘斌龙:能行啊?
崔志佳:干了。
    收藏此文 赞一个 ( ) 打赏本站

 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

    • 打赏方法如下:
    • 支付宝打赏
      支付宝扫描打赏
      微信打赏
      微信扫描打赏

    七豆剧本网本文地址 » /qita/16685.html

    评论

    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       
    验证码:

    更多阅读

    家的谎言――剧本

    《家的谎言》——2016江苏卫视元宵晚会表演:崔志佳 潘斌龙 卜钰崔志佳:小张,昨天下午说好的,今天下午一点半,准时到我爸家看我爸,现在几点了?一点三十五,足足

    话剧《纪念碑》片段

    话剧《纪念碑》对白片段【斯科特和梅加站在树林里】斯科特:那东西不见了。梅加:是她,她不是那东西。斯科特:她,她不见了。一定是被野兽给弄走了。梅加:这是你杀的第一

    四川开江二校舞蹈编剧稿

    四川开江二校创编叙述文稿       《二小学校舞蹈剧表演节目内容》创编策划;张提琴孟文豪 编舞指导;刘芳芳 颜卫红 舞蹈